搜索

别茶人

独爱湖北老青茶83个月前0条评论

白居易(772-846年)字乐天,晚年号香山居士,自称“别人”,远祖是西域龟兹国的王族,汉朝时被赐姓白,以后内迁。

贞元十八年被任命为秘书省校书朗。开始去实现自己30年来孜孜以求的,“达则兼济天下“的政治抱负。他因在策试中言辞不定期激,被任命为周至县尉。

元和二年(807年)10月初,白居易由周至县调任进士考官,补集贤院校理。才出众11月5日,授翰林学士。元和三年4月诏授为左拾遗,兼翰林学士。曾一度心灰意冷的白居易又感到实现自己“兼济天下“抱负的机会来了。他常常鼓励自己,”惟歌生民病,但得天子知“。抱着下情上达的目的,除了写正式的谏书,他还把时政之弊、民生之苦、酷吏恶行一一写入诗歌《秦中吟》《新乐府》。

元和八年(813年)夏天,白居易为母守丧三年期满还朝。按惯例应及时补官,但宪宗对白居易旧恨未释,故意让白居易坐了一年多的冷板凳唐宪宗却听信谗言,下旨将白居易贬为江州刺史。

为了排遣挥之不去的烦恼,白居易曾借酒消愁、吟诗自娱。最终他转而求助茶和佛。“一碗喉吻润,二碗破孤闷。三碗搜枯肠,唯有文字五千卷。四碗发轻汗,平生不平事,尽向毛孔散。……“。茶还真的给了他精神上的慰藉。清香的茶水,消除了白居易的烦恼,冲淡了他追求仕途功名的雄心,但是没有泯灭他的良心。在茶水的浸泡下,白央易变成了独善其身、淡泊名利、旷达自解、安时顺命的”别茶人“。江州即今之九江市。

第二年春,白居易在庐山香炉峰与遗爱寺之间,建了一幢草堂并开垦了茶园。

茶是医沼心头创伤的灵丹妙药。在茶水的滋润和启迪下,诗人心头的创伤平复了,他不再去哀叹世道的不公、生活的不幸,而是以坦荡的胸襟来对待宦海沉浮,象品茶一样从容地去品味人生的苦涩。茶人认为:苦茶不苦。在茶人眼中“日日是好日“。与茶交上了朋友,白央易变成了“白乐天”

故情周匝向交亲,新茗分张及病身。

红纸一封书后信,绿芽十片为前春。

汤添勺水煎鱼眼,末下刀圭搅曲尘。

不寄他人先寄我,应缘我是别茶人。

此后,他与茶相伴,度过了先苦后甜的一生。

《琵琶行》是用文字描写音乐的千古绝唱,其中“同是天涯沦落人,相逢何必曾相识”不知慰藉了多少后世流浪的心。

无和十三年(818年)冬,白居易便升为忠州刺史。

白居易在忠州刺史任上仅仅一年多就时来运转。元和十五年月1月,宪宗暴卒,穆宗继位,白居易奉调回京,任司马外郎,同年冬,又升为主客郎中,知制诰。皇帝起草诏书的亲信大臣。换上了高官的绯衣,白居易匡国救世,兼济天下的雄心又热了起来。他的好友元稹本已当上了翰林承旨学士,同平章事(丞相)等要职,因得罪了皇亲国戚、宠宦权贵,仍不免两面三刀次被诬陷,并于长庆二年6 月罢相出贬为同州刺史。现实生活再次给予白居易上了一课,使他更加清醒了。既然兼济天下,自己回天乏术,为了“独善其身”,白居易主动请求外任,经过努力,白居易争取到了杭州刺史的诏封,实现了他幼年时想“领一郡之事,为一方之主”,掌管杭州的梦想。

离开了政治斗争的漩涡,白居易“如鸟得辞笼”,“遇物尽欣欣”,看什么都觉得充满生机,欣欣向荣。到杭州不久,白居易在《钱唐湖春行》这首诗中,宣泄了自己的喜乐之情。诗云:

孤山寺北贾亭西,水面初平云脚低。

几处早莺争暖树,谁家新燕啄春泥。

乱花渐欲迷人眼,浅草才能没马啼。

最爱湖东行不足,绿杨阴里白沙堤。

白居易是品茗高手,对烹茶用水十分讲究,时常访泉觅水。他最喜欢用虎跑水来烹茶。在《山泉煎茶有怀》一诗中他写道:

坐酌泠泠水,看煎瑟瑟尘。

无由持一碗,寄与爱茶人。

三年刺史任满,白居易要离开杭州了。他为杭州留下了一湖清水、一道芳堤、六井清泉、二百首诗。

白居易杭州任满后,被诏封太子左庶子,但再也不想回到京城长安去了,这时白居易才53岁,就接到了任苏州刺史的诏命。当时元稹因在浙东任职,崔玄亮在湖州任职。他们三人既是同年进士及第的好友,又是过从甚密的诗友。有茶、有景、有朋友,白居易开心极了,浙东、湖州、苏州三郡相邻,三州刺史相互唱和,诗篇往来不绝。

宝历二年(827年)诏回长安。大和元年11月,又被封为刑部侍郎。

白居易于大和三年(829年)他58岁时以太子宾客的身份,分司东都洛阳,从此不再复出。

在诗中,白居易把茶视为故旧知己,无论是在他被贬官的艰苦日子里,还是他飞黄腾达的时候,茶都伴随着他,使他度过了愉快的一生。茶水洗净了热衷于功名利禄的尘心,使他得到了一颗清净而超然物外的茶人之心。“自吾得此心,投足元不安”。

会昌五年(845年)白居易还在家做东道主,邀请了胡杲、刘真、卢真、张浑、吉皎、郑据、李元爽和僧如满来品茗。这九人中最年轻的是白居易,时年74岁,最老的李元爽,时年月日136岁,所以后人称之为“九老会”。“九老会”是白居易一生中举办的最后一次茶会。

会昌六年8 月,75岁的白居易结束了他不平凡的一生。本想拜他为相的唐宣宗李忱称他为:“浮云不系名居易,造化元为字乐天。”后长诗人张南山追悼他为“天怀坦白天机乐,不愧人称白乐天。”

 

本文链接:http://87008.cn/cha/2095.html

上一篇:茶叶和碗在吐蕃出现的故事

下一篇:茶香阵阵《清风集》

猜你还喜欢